百里春风

喜欢这首诗
喜欢24日的自己

品牌控:

周五福利弹【SKINFOOD绝美玩色果凝双色唇膏  等你来试用】


秋冬护唇又美颜的双色唇膏,双色双质地,两种不同色彩的碰撞晕染,只要涂抹一次, 即可塑造饱满丰盈的双色渐变唇妆。绝美玩色为深秋增加一抹靓丽,赶紧来申请试用吧~~




参与方式:


关注“品牌控”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10月13日—10月20日


试用人数:10人


申请TIPS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你最爱的唇膏颜色,可以增加你的中奖率~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品牌控”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注意!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免费试用”若没晒试用感受者,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




试用产品介绍:


SKINFOOD绝美玩色果凝双色唇膏


 



  • 两种不同色彩,轻轻一抹即刻完成超自然无缝双色晕染唇妆



内芯(core):令双唇更立体的生动颜色,更紧致Q弹的质地


外圈(outer):媲美完美无暇的自然双唇色,柔软奶油质地



  • 添加温和保湿的植物油成分—橄榄油、酪梨油、椰子油、葡萄籽油以及维生素C、E等,抚纹并整理角质,滋润双唇的同时令唇妆更持久,颜色更鲜明


  • Long Lasting Fit Gel 配方,无粘腻感、轻薄服帖,持久维持清晰的嘴唇





本次试用产品:


SKINFOOD绝美玩色果凝双色唇膏    RMB135/3.8g


*活动最终解释权归【品牌控】所有



今晚会更新^ ^ 直接更到第8章

[全职高手]荣耀雀圣(喻黄 蓝雨主视角)


*QYQ 一直在卡文 我再挣扎一下

*这章超粗长 求组织给我机会改过😭





第四章(Bside)


打两圈里,孙翔的碰牌率很高,都是小牌希望速战速决,但是许斌毕竟是个老油条。你急,他偏慢慢来。这给孙翔带来了一定的焦虑感,当这焦虑感积累到一定程度,孙翔就容易出错。

他的队友却不能发现这一点。

今日一战,嘉世必败。

***


这么一想,喻文州也不再仔细去看比赛了,反而拿电脑开了小号自己去打牌了。
“喻队,你不看了吗?”卢瀚文看着队长一副看穿了真相的神情,觉得队长的形象又高大起来了呢。
“恩。这盘嘉世赢不了。”
“如果是叶秋那家伙在的话肯定能看出来这是个阴谋!可恶可恶!”黄少天抱着旅店里的枕头,把孙翔批的满身是箭,还一边在床上滚来滚去。
“不过叶…叶……叶秋那家伙也是个混蛋混蛋!”滚了一会,黄少天突然又加了一句。

“少天,好了,别教坏小卢。”喻文州看见黄少天三句不离叶秋,内心其实也是挺不爽的,不过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表现出来。
小卢:咦,队长怎么越揉越大力…难道是我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吗!(瀚文酱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了呢)
卢瀚文抬头看了眼喻队的表情,笑眯眯笑眯眯——卧槽,说好的读心术模版呢!我怎么没看出来喻队到底在想什么!(没有那种东西啦!)
“好了,瀚文先回去吧。早点休息。”
卢瀚文乖乖地从喻文州的床上下来,整理好被子,咻地走了——“喻队晚安,少天前辈晚安!”
这时候电视上显示着“叁零壹 胜”的字眼,不过房间里的两人都不甚介意。
“叶秋现在怎么样?”给卢瀚文送门后喻文州走回房间,坐到黄少天的床上,拍了拍被单下的不明物体,轻松地问。
“额额额,我又没见过叶秋,哪知道他怎么样。”黄少天从被窝里弹出来,又缩回去,用一种“我其实不会说谎但还是要象征式掩盖一下真相”的口吻回答。
“刘皓今天状态很差,可能是之前一直和新手打,今天一上来,对手级别都不同了。所以才适应不来。”喻文州拍了拍缩回去的黄少天。

“那是!”黄少天一冒头,就看到喻文州坐在他床边“不怀好意地笑”。
“你……前天晚上出去了吧。”
“额额额我就出去买了宵夜自己吃!”
“这附近可没什么夜宵啊。黄少天,独食而肥啊。况且,能让刘皓露出有敬畏,又害怕;既羡慕,又愤恨的眼光的。只有一个人。”喻队慢悠悠地说话和黄少天的吞吞吐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啊。
“你觉得他,像是要退役了吗。”
讲到这,黄少天变得认真起来,脸上的吊儿郎当也减了不少。
“他还能再战十年,你说呢?”
“嘉世留他这么久,现在T他,估计是俱乐部的人实在是对他忍无可忍了吧,完全不出席任何活动。他这名字,也是假的吧。”
“??!”黄少天一脸“卧槽这你也知道”的表情看向喻文州。

“他真名是什么?”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的表情包,心情非常愉悦。
“额……叶修……”
“嗯。估计是家里背后有些难言之隐吧……”
“停停停,憋想了,再想下去叶修的祖宗你都想出来了。”黄少天连忙用手捂住他的嘴,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八卦。
“没有也差不多了……好我不说了。你急什么。”喻文州满足地笑了笑。
黄少天觉得手有点湿气,觉得有点尴尬,刚喻文州的笑容也让他更尴尬了。他本不应该这么直接地捂住他嘴的。
不过喻文州的嘴唇挺软的。黄少天后知后觉地想。
他不禁偷偷地瞄想喻文州,虽然刚才被捂嘴后只是笑了笑,像是表示对他的嘲讽。也许他也有点尴尬,或许不是,反正他就很自然去喝水了。
喻文州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倒了杯红茶——茶包是自带的。
黄少天抱着他的枕头,一动不动看向喻文州:哎呀哎呀好尴尬!!super尴尬time!
他这么想着,眼睛还是没离开过喻文州。
他的手很好看。当然了,打牌的人手都会比较修长,但黄少天总觉得他的手比别人的都好看。
而且他吞咽的时候,有种很色*情的感觉。
不对不对,小爷我在想什么!
喻文州没发现黄少天在发呆,他只是拿了杯水喝而已。ˊ_>ˋ
心脏的喻队偶尔也是要伤春感秋的呢。
“喻文州!你还不睡吗,不是明天还要去转转吗?”黄少天看见喻文州去拿了杯水喝后又开了电脑在整理牌局,连忙喊了他一句。
“少天,如果困了,就先睡吧。我先复盘。”
如果说有的人打牌是数据流,就有的人打牌是非常流。数据流就是通过数据的计算来决定自己的牌型。而非常流,就是非常牛,自带领域效果。什么领域范围内对方一手烂牌啊之类的。(目瞪口呆.jpg)

喻文州是数据派的,喜欢分析各大经典牌局,而黄少天在一般情况下也是个数据派的。在大型比赛上偶尔也会进入zone(目瞪口呆.gif)。
其实上面的都是骗人的。黄少天对这什么流什么牛的分类其实是不太接受的。打牌最重要的是手感和运气。运气来了,连庄连的停不下来,运气背了,从赢四百多番再倒输也不是没有的事。
所以他对喻文州每周的复盘兴趣缺缺啊,之前是喻文州在自己房间里捣鼓,现在一个房,虽然关了灯还是能看的见那一片蓝光。
从黄少天的角度是只能看见喻文州直挺的背部的。
黄少天有点睡不着,在胡思乱想。
这么多年来,喻文州当队长负责起大小事务,黄少天自己只是培训队员,偶尔到大厅打打小麻将(更多的时候他是不愿意倒大厅的,他坚持自己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喻文州背负的东西真的挺多的。
自己昨天还向他发脾气,真的……
黄少天看了看手机,12:19,平时这个时候蓝雨全宿舍楼都熄灯了,这也应该过了他平时正常的睡眠时间了。

“喻队,睡呗?”
“我想看看这几天论坛上放上来的牌局。”喻文州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标题为“兴欣战局”的帖子。
——这个出牌方式,是少天吗?那这就是叶秋,不,叶修了吧。
喻文州心里叹了口气。
黄少天从床上爬起来准备抢夺电脑大作战结果一看到帖子标题就萎了。

“喻队,你怎么在看这些帖子啊?不是要复盘吗哈哈哈。”
“叶修的状态真的不错。他有什么打算吗。”
“哈哈哈大概就是混个日子呗,在家牌馆当个开台的。诶诶诶,好了啊,赶紧睡了啊,不要出个门就把生物钟都搞乱了。”
‘少天还真是。’

——难不成是我的笔记本太亮了少天睡不着吗?
“你如果觉得太亮的话,我可以调下亮度?”喻文州一脸疑惑。
“我是让你早点睡!”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把喻文州拉起来。

——这算是关心?
喻文州不做多想。


tbc。



下章预告:

喻文州和黄少天不一样,他虽然也不见天日,但是有去健身室的习惯。他有非常漂亮的人鱼线和六块腹肌。黄少天看的眼都直了。
“喻文州你这身材不像话啊,啊?说好的宅男一坨肉呢!”黄少天严厉控诉喻文州的背叛。
“哎呀,我每次都有叫你。可是你粘在凳子上起不来。啧啧。”喻文州把衣服套上才回话。他顺便就换了裤子。酒店里虽然是26度,外边可是冷的很。


小剧场:

卢瀚文:少天前辈,这牌要怎么打才比较好?

黄少天:哈哈哈这牌型我见过,当时我还赢了喻文州一盘大的!不过后来他不干了!怂

喻文州:……

晚上

黄少天:啊…… 啊…… 嗯……

喻文州:我这算怂吗(笑)

[全职高手]荣耀雀圣(喻黄 蓝雨主视角)

可能之后会消失一个星期
maybe yes maybe no~(



第四章(Aside)


在蓝雨的人筹备训练的日子里,301和嘉世的对战日到了。

每个战队出两人打两场,最后两人打二人麻将决最后胜负。

蓝雨战队的人在几天前已经到了J市。相对来说G市和J市就是在X市的两边。平时蓝雨的人也不过来。

——前文也提过,嘉世有背景,这个J市还真的不怎么有别的牌馆。有的也被嘉世打压。

今天蓝雨的人就呆在蓝石旅店看赛局直播。

第一局因为刘皓的失误,失了一局,第二局嘉世扳回。还是要打最后一战。

“啧,刘皓今天干嘛呢,人家打个一万,刘皓傻乎乎打个四万,中了这最白痴的圈套。笑死爸爸我了。刘皓这老油条也有失手的一天啊!”

“这就是用筋牌下套。人家打一万是为了吊你的四七万。小卢要引以为鉴啊,”喻文州揉了揉卢瀚文了一头软发。

“可是如果他打一万的话一般都不求四万吧?为什么会这样呢?”

“傻瓜,这就是圈套。出其不意。但是这下一万一打完下一章就胡了的情况还真是少见。”

——刘皓的状态这么差,是什么原因呢?

喻文州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被喻文州看的鸡皮疙瘩都起了,“喂喂喂,看我干嘛呢,看牌看牌!”

“咳咳,孙翔实力还不错。”第三张就听牌,六九万,牌型很好。

黄少天看了下,发现孙翔还是挺有实力。至于对家就是熟面孔,就不多做点评。

“……”喻文州看着孙翔的对局,沉思了下,微微地笑了。

——原来是这样。

喻文州把目光转回电视。许斌的起手牌是索123346689,三张西,发财。

孙翔是122234678,南,一对北,白板。

许斌是庄。摸到发财,切了九索。

孙翔摸六索,打白板。

……

五轮后,许斌的牌是索12334566,三个西,一对发财。听六索发财对碰。

孙翔的牌是索12223455667,一对北。听二条北对碰。

两家都是对碰。而孙翔的二条是肯定断了,许斌的六索也断了。现在就看谁先摸到了。

二人麻将只用索子和番子打,番数更大,一般在战况拉不开的时候就会两方派人对决。

孙翔,技术、实力和运气都不错,前面几盘都赢了,但由于孙翔选择了速攻,双方差距其实也拉不开。这盘是许斌做东,如果他赢了就会开始连庄。许斌虽然只胡了两盘,但是都是三十几番的牌,真真是一盘胜孙翔几盘。

打两圈里,孙翔的碰牌率很高,都是小牌希望速战速决,但是许斌毕竟是个老油条。你急,他偏慢慢来。这给孙翔带来了一定的焦虑感,当这焦虑感积累到一定程度,孙翔就容易出错。

他的队友却不能发现这一点。

今日一战,嘉世必败。



tbc

下章预告:

黄少天抱着他的枕头,一动不动看向喻文州:哎呀哎呀好尴尬!!super尴尬time! 他这么想着,眼睛还是没离开过喻文州。 他的手很好看。当然了,打牌的人手都会比较修长,但黄少天总觉得他的手比别人的都好看。 而且他吞咽的时候,有种很色*情的感觉。


[全职高手]荣耀雀圣(喻黄 蓝雨主视角)

今晚两集连播(´-`).。oO(



第三章(Bside)


喻文州推开门,看见黄少天在对面站着,靠着墙,戴着耳机,低头在打游戏。

“少天?怎么不进去?”喻文州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从训练室出来。

“为了不打扰你们。等会不是要准备开门么,所以在这等你。”

——阴阳怪气。

——不过也只是对着我这样,我算是特别的吗?因为多年的搭档?

‘别傻了,你只是自作多情。别不知害臊了。'

“喻文州,走吧,打扫完后吃完饭就该到点了。”

“恩。”

大厅昨晚已经打扫过,今天喻文州和黄少天要做的只是把椅子都起下来,检查下筹码有没有缺少。再打开了吊扇,等大厅凉一点,再去看下冰箱里的饮料够不够而已。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和他分别走向大厅的两边。

‘少天应该和叶秋聊过了吧。'

“少天,今天你的训练怎么样?”喻文州试探着问。

“嗯,还行吧。把里面的几台麻将机的牌都摸过了——sei让我手速这么快呢☆〜(ゝ。∂)” “你今天在训练摸牌的时候一直心神不定,在开馆前你应该要调整过来。”喻文州强调了句。

“好啦好啦,知道了……"黄少天随口应着。

还剩下最后一张桌,喻文州和黄少天不约而同地起了不同的椅子。默契非常。

——就这样吧。保持着这样的关系。

喻文州默默地在心底里按住那句随时可以脱口而出的喜欢,告诫自己,不要越界了。

“去吃午饭吧!不知道今天中午有什么吃呢(((o(*゚▽゚*)o)))”黄少天双手抱着头,恣意地走向饭堂。

他一头不羁的黄发,穿着有骷髅印花的黑色Tshirt和窄脚裤,一双Wans的休闲鞋。任谁都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潮男,或许沉迷于网游,或者是个现充,谁又能想到他平日接触的最多就是麻将呢。

当年他俩只是街边的小混混,几岁大个人,两人在一起有上顿没下顿,魏老大将他们捡回来,一开始只是个倒茶递水的小咔,现在……

“喻文州?”

“嗯,来了。”喻文州跟上黄少天的脚步,走去食堂。

今天食堂的菜有萝卜鱼松,菜花炒萝卜肉片,鸡腿,炒三鲜,汤是玉米土豆番茄汤。因为蓝雨是个“和尚庙”,那些什么水煮蛋之类的就没了,都是男人,饭管饱就行。

厨房只做早饭和午饭,晚饭都是轮值的——都是会做饭的好男人啊!但这和本文没什么大关系。

黄少天打了两个鸡腿一份萝卜鱼松,一大碗饭;喻文州要了菜花和炒三鲜,一碗汤,一碗饭。

这时饭堂还挺多人,大伙都是要在开门前解决午饭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过几天嘉世和301有比赛。正好可以看看新上来的 那个叫孙翔的实力。”

“他之前也小有名气。现在只是看他能不能配得上一叶之秋的名字了。这场战嘉世拿不下来就……”黄少天冷笑了下,一副爷爷教你做人的表情。

喻文州笑了出来。

“喂喂喂,难道不是吗,如果孙翔搞砸了我就去套麻包袋!”黄少天像是非常震惊于喻文州的笑。

“那也是嘉世先套,虽然是一叶之秋的账号使用者,但是孙翔来的时候叶秋还没宣布退役——宣布了和没宣布,是两个价位啊。虽然如此,如果孙翔没打好第一场,嘉世面临的质疑可是不会停下来的。”喻文州忍着笑说。

“哦……”黄少天点点头。

“我不管,反正我总是要套的!”

“好了,我吃完了。走吧少天,棋牌开门时间到了。”

——少天已经调整过来了呢。

不管能不能更进一步,我们总归要这样相处。

那我也该调整过来了。

算了吧。这么多年,也该知足了。

就这样向前看吧。蓝雨不能因为我的忧愁而停止。魏老大把蓝雨交给我的时候,怎么会想到我……

喻文州起身,把餐盘放好,走出饭堂。她走在最前面,黄少天紧跟在后面。其他人也跟在后面,少年人意气风发,不愿落后。

“就是嘉世换人又如何,蓝雨,无所畏惧,只顾前行!”

喻文州听见黄少天这样说道。

——对。就该这样。

黄少天对嘉世的手段不屑一顾,他知道,叶秋是不会停止前进的步伐,蓝雨要做的,只是在他回来前,更进一步!




[全职高手]荣耀雀圣(喻黄 蓝雨主视角)



第三章前所未有粗长 国庆里发完ww
现在发也算今晚啦🌝🌝
**这章主要讲麻将… Bside再绕回来。



第三章(Aside)


喻文州走出训练,靠在门上,微微地低下头,任由头发遮住眼睛。

苦涩溢于五脏六腑,喻文州隐隐觉得,这苦涩来得太急,太莫名其妙,他觉得胃都苦的蜷缩起来了。

明明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是会这么难过。

喻文州揉了揉胃,想了想,可能是早餐没吃够。

“队长!“

“啊,瀚文,还没吃完早餐吗?“喻文州有点惊讶,现在已经接近10点了,平时这时候卢瀚文都应该在训练才是。

“不是,我和郑轩李远宋晓他们在打牌。刚郑轩前辈觉得有点饿,我就顺便出来拿下粥。“卢瀚文摇摇头,

“哦……”喻文州点了点头,“今天我和你们打一局吧,正好看看你们最近有没有进步。“

小卢:?——!!!!

“哦…哦,好,我们在训练(1)室,队长吃完早餐再过来吧我们先再练练,练练。”

“好。”

卢瀚文抱着几个馒头和两袋早餐快步走了回去——虽然在喻文州眼里就是落荒而逃。 ——队长今天怎么想和我们打牌了!!天啦撸!得赶紧告诉前辈们!by不知所措的小卢

——小卢还是得磨练下啊,这么急急躁躁可不行。By心情不好想找人谈谈人生的喻·腹黑·恶趣味·文州

喻文州拿了碟炒河粉,迅速的吃完后,胃似乎舒服了点。

‘果然是肚子饿啊,之前的果然是错觉……’

喻文州边想着,然后停在了训练(1)室前,敲了敲门——“我进来了啊。”

喻文州一推开门,看见那四个家伙正端端正正地坐好,规规矩矩地摸牌。

喻文州看了下,郑轩坐卢瀚文下家。发现小卢的牌型还不错,万字牌23456筒222 89,碰了东,差一张叫牌,选择也挺多。

郑轩是索1234566万356筒244,离听牌还有一会。

卢瀚文摸了张四索直切,郑轩没要,摸了四万,切了6索。

过了两轮,小卢的牌是万字牌23456筒222 99,碰了东;而郑轩也叫牌了,索123456万34456筒44.

郑轩叫二五万,小卢叫一四七万。

郑轩摸了张七万。切了三万。

下一轮小卢打了个四筒,放冲了。

“小卢,你的牌太明显了。郑轩能轻易地读出来,”

“诶!”小卢叫了一声,“很明显吗?可是我打的牌没有很明显的指向性啊?”

“咳,从你打的牌很明显能看出你不要索子,你自己也能看出,对吧。”郑轩解释了下。

“从你打的牌能推出不然你没有索子,不然是只有一顺或一对索子,我个人倾向一对。然后你打了三、七筒,宋晓打的一、四筒也没要,所以你手上的或者是成了顺或者有眼。除非是求258 69筒?但是现在打到后期,该出的都出了,不然被扣了,而且你万子打的最少,有意无意地还看上桌面的万子……”

“诶……”

“这些都是要靠经验的。一时能猜中,一时又猜不中了,这个看经验。”

“瀚文,你现在缺的就是经验。郑轩,你下吧,下一盘我来。”

’因为平时用的都是普通的麻将台,在训练(1)室也一样。用的是老式的手动麻将桌,四人洗完牌后就开始砌牌山。

“队长你开吧。上一盘也是郑轩赢了。”

喻文州丢骰子,开了44,开的是卢瀚文前的牌山。

拿完十四张牌后,喻文州手上是一对东,西,万45778索78999筒2。

喻文州先切了西。

第二轮摸了八万,切了2筒。

卢瀚文还在打番子,宋晓打了二索,七筒,李远打了发,三万。

喻文州摸了白板,直切。宋晓碰,打了东。喻文州也碰,打四万。

——宋晓可能在求低章筒子和万子。

下一张摸了六筒,喻文州切了五万。

目前是七八万对碰。

现在李远面前的牌山已经打了一半了,七八万都没出现过。

——是宋晓扣着吗。

喻文州回章摸了六万,切了七万,宋晓碰,打八万。

“胡。”喻文州推牌,万6788索678999,碰了东,胡五八万。

“咦,队长为什么不打九筒?叫六九万也很好求……?”

“你之前打过四万,所以我猜你有7万或者一顺吧。”喻文州笑了笑。

“小卢,有手感是好的,但是当你打出一张牌的时候,除了要看桌面上有没有,你还要记一下个人出的牌,再想一想他们的打牌风格,冲不冲,稳不稳,结合来思考。”

“恩!”

“唔,那你们四个先打一下,我先出去准备下了,已经准备11点了。别打的忘了时间。’

“好的——麻烦队长啦!对了,少天前辈呢?今天好像没见过他,”小卢爽快地应了下来,顺便如往常问了一句。

“恩?少天在训练(5)室。”

“咦?平时少天前辈都是和队长你一起训练的……”卢瀚文不知道自己正好踩中喻文州刚撸顺的尾巴,准备遭殃。

“他训练完就会出来。瀚文,我看你现在打牌都是只凭手感,这个对一般人还可以,但是对高一点水平的对手就没那么容易了,以后7点到9点在训练(3)室等我吧,我们练一下。”喻文州温和地笑着说。

小卢:What happened————

“那我先出去了。”

喻文州推开门,看见黄少天在对面站着,靠着墙,戴着耳机,低头在打游戏。

 “少天?怎么不进去?”喻文州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从训练室出来。




tbc


bside预告:


“过几天嘉世和301有比赛。正好可以看看新上来的 那个叫孙翔的实力。”

“他之前也小有名气。现在只是看他能不能配得上一叶之秋的名字了。这场战嘉世拿不下来就……”黄少天冷笑了下,一副爷爷教你做人的表情。

[全职高手]荣耀雀圣(喻黄 蓝雨主视角)

这周发晚了😭 不过第二章加起来也有2500+了
这章写的时候可能有点对不住喻队(((



第二章(Bside)



“我们来打一局吧,二人麻将。盲打。”

“喂喂喂,这可是训练(5)室。是练摸牌的好不好,还盲打,我一局分分钟几十万上下,不要。我就摸会牌,怎么啦。“黄少天嚷嚷了起来,很不满喻文州的打扰。

——你那天不才在外边和人对打吗。

喻文州看向黄少天,突然有种疲倦感。

可能是突然袭来,也可能是积压已久。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好像心里边的气球膨胀到一定地步,产生了气球快破了的警惕。

要停止了。别再放任它自由膨胀了。

“少天,叶秋的退役真的对你有这么大影响吗?”喻文州语气与平常一样,可在心底里,却感到了一点苦涩。

“你要打牌就去(2)室呗,没人叫你和我一个室,没人让你呆在这!干嘛非得扯上叶秋?”

“……”

喻文州不说话,只是看着他。他最后稍微低了低头。

“好啊。那我先出去了。”

早上的训练室只开了一盏灯,黄少天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喻文州的语气与平常无异,黄少天也没多想。他正在为喻文州谈起叶秋而烦躁。

为什么烦躁呢。

直到喻文州拉上门,离开训练(5)室,他才感到了一种发寒的感觉,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

叶秋退役了。老一代的人都是在同一个高度了。我还可以,为什么理由在牌山中徘徊呢?

黄少天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明明是自己情绪不稳,还迁怒了喻文州。

啪嗒。门再次开了。

黄少天看过去,喻文州走了进来。他正给打着电话。他讲话很轻声,像不愿打扰他人。

“嗯。我知道了。”

“好,没问题。”

喻文州进来把桌边的杯子拿走。就出去了。

“……喻文州,我刚不是那意思。你……”黄少天向他道了歉,但看见喻文州点了点头,似对他,又像是回应电话。

“……恩。“喻文州停了下,低低地应了声。

喻文州走出训练(5)室,轻轻地关了门。

——他听见了吧。

黄少天轻轻地呼了口气,就知道喻文州不会轻易生气。

可是喻文州没听见。他除了在听电话那头的人无聊的话语。他还听见内心的小人对他说:

“你看,黄少天在意的不仅是叶秋的退役,还有他的不辞而别吧。

你以为春风化雨能为你带来转机。哈哈。你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无用功。喻文州,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有多蠢?”

喻文州在心底自嘲了下。

“反正,这场无法言出的恋爱只是单箭头。”

对吧?





第二章·end


下章预告:


还剩下最后一张桌,喻文州和黄少天不约而同地起了不同的椅子。默契非常。
——就这样吧。保持着这样的关系。

喻文州默默地在心底里按住那句随时可以脱口而出的喜欢,告诫自己,不要越界了。

[全职高手]荣耀雀圣(喻黄 蓝雨主视角)

话说我这周没码多少正文,之前和基友聊天,想到了个梗


然后就走上了肉肉肉的不归路(x






第二章(Aside)


 


在看到这个消息后,黄少天大喊:“卧槽!叶秋这家伙怎么能说退就退呢!我还没打败他呢!不可能不可能,该不会是嘉世在乱搞些什么吧!”


 


喻文州站在电脑前,摸着下巴,“他出道时间也不短了吧,凭他对麻将的热爱,没理由这么早就退出,或许背后还有些事我们不知道?少天你或许可以去问问。”


 


“已经在问了!”黄少天打开了与一叶之秋的对话框,喻文州可以看见对话不停地冒出来。


 


“这家伙不回我!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黄少天在键盘上打字速度快得像有残影,也用力地像砸键盘。


 


喻文州说:“少天,叶秋现在估计也没那心情看聊天框了。你明天给他打个电话吧。你们也挺熟的。他肯定不会挂你电话。”


 


“好了,今晚先算了吧。明天再说。估计叶秋现在手机QQ都要被各种信息轰炸到烦了吧。”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少天,先回宿舍吧?”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直不停地敲键盘,皱了皱眉。“虽然你手速是很快,但现在的手速都是无用的。


你刷这么多条,叶秋明天也只回你一条。还不如明天直接打电话问他。”


 


“嗯。我知道了。我关完机就回宿舍。你先回去吧。”黄少天虽然还坐在那,但已经冷静下来了。他已经关闭了与叶秋的对话框,显然刚才他也是一时失态。


 


“我等你吧。”看见少天配合地关了电脑,喻文州点了点头。和黄少天一起关了空调后锁了训练1室的门。


 


这时候荣耀职业选手的群还没停息。这枚炸弹还在二次爆炸,不过那就与他们无关了。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就起来了,这时候他已经冷静下来了。叶秋的退役,为期一年,这肯定背后有搞头。而且很有可能是嘉世主导。


 


之前叶秋在的时候隐晦的提到过,嘉世后面有些黑势力。这也是各家棋牌与嘉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之一。现在叶秋的退出,背后可能是嘉世的胁迫。


 


“啧!”黄少天这么一想就能想到,那喻文州更可能一开始就想到了。




“喻文州!你一开始就知道了吗!”


 


“嗯,一开始没想到,后来回去想想就知道了。”喻文州点点头。


 


“连我都能想到,那嘉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嘉世这么急脱手叶秋,肯定是找到了可以替代叶秋的人。他们估计是打着换血的旗号来干这事。”


 


“……”


 


“你说的对。我倒想看看嘉世没了叶秋该怎么办!”黄少天愤愤地说。


 


“现在叶秋走了,苏沐橙却没走。可能他们的商议本来就是绕过了她。现在可能也不会真心实意为嘉世打牌。嘉世走了招烂棋。”喻文州冷静地接上刚才的分析。


 


“少天,去吃早饭吧。”


 


蓝雨有个传统,就是早课。吃完早餐后队员们都要去训练室里训练。搓麻将、砌牌、打不同规则的牌、明牌联系等,针对各人需要设置了几个训练室。棋牌本身是下午才开放。


 


今天黄少天没有去打练习赛,而是在训练(5)室里练习“搓麻将”。曾经有一部电影里,师傅让徒弟学习“搓”豆腐麻将,就是不看牌,仅仅靠手摸到麻将的纹路,就可以知道这是什么牌。这是麻将的基本功,仅次于搭长城。训练室的麻将桌都是电动的,方便洗牌。


 


当然了,一般的训练项目对于那些老油条来说当然不成问题。黄少天和喻文州在训练室里一开始是各练各的。


 


“哒”


 


“哒”


 


“哒”


 


黄少天摸到麻将后,用力地砸下来,喻文州看向他几次,他都没看见。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摸牌的动作。


 


“少天,够了。”喻文州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走到黄少天的桌子边上。


 


“我们来打一局吧,二人麻将。盲打。”




tbc.

[全职高手]荣耀雀圣(喻黄 蓝雨主视角)

*本周第二更 下一更可能是下周五了ˊ_>ˋ


第一章(Bside)


晚上8点多,大厅的人逐渐散了。打久的人一般都会去订房间,在大厅的人都知道一般是最后一桌人散了蓝雨的员工在收拾完后才开饭,所以都很配合。

“吃饭啦吃饭啦,今天有韭菜炒蛋豆皮煎鱼手撕鸡节瓜煮粉丝乱棍打死老师傅—还有今日例汤,阴阳菜煮猪肺!开饭啦—”

“哇今天这么好饭菜,来来来,我要先装饭!”

“小卢吃多点啊怎么吃这么少,会长不高哦!”

“够啦!!”

“于锋别老欺负翰文啊,来来吃点鱼!”

小卢:(; ̄ェ ̄)

“最近来的人真的是有点少了啊,要不是去年最后一局输给了微草,今年本该是我们跳起来到微草处踩场的,结果现在—!”

“今年赢回他们呗!我还就不信了”

“哼,今年大赛,我肯定是要把叶秋这个混蛋打的落花流水,让他输的裤子都得留下来!”

“前辈加油!”

听到这,大家可能开始疑惑啦。但我们先来说说荣耀麻将大赛,分别有广东牌、国标牌、台湾牌三个牌种,之前也有过四川麻将血拼到底的呼声,但到底还是没添上去。有个人赛和团体赛,团体赛参赛团队必须是个人赛前16名选手所在的棋牌馆派人出战。如果排名前16有多个同一棋牌馆的就往后推。蓝雨去年黄少天和喻文州都进了前16,而在团体赛输了团体赛,拿了亚军。

而说到微草,那就不得不提到中草堂了。别听这名字像药材铺,这还真是药材铺!每天进去的人多着呢,除了拿药,还是得说回麻将。那些个病人听到这麻将声还不duang一下病都好了—

“妈,我看你脸色红润,健康着呢,怎么就往药材铺去了咧!”阿姨回以会心一笑。

微草的人和蓝雨的人一直不大对付,首先,他们分别代表的是G区和B区,蓝溪阁茶馆属于蓝雨棋牌,中草堂也属于微草棋牌。每个棋牌馆的收费不同,去蓝溪阁的话就是自摸抽一个筹,如果去蓝雨,微草就要另外加钱,代价不菲。但不少人还是慕名而去,愿意一掷千金。

当前荣耀棋牌里边,最知名的牌手当属叶秋了。他在荣耀棋牌域网的id是一叶之秋,被称为雀王。他却从来没有在任何棋牌馆露过面——十年如此。虽然叶秋本人牌技了得,但他所在的棋牌嘉世的实力却在下降,每季度排名都有下滑趋势。新人多,能达到高手级别的人有,但是听闻内部有龌龊,虽然不厚道,但这也是各大棋牌馆乐于见到的。

经常会有人说嘉世是一人战队,叶秋拿了个人赛第一,而团体赛队友不给力,叶秋也是无可奈何。

目前的话棋牌大赛更多的是蓝雨和微草的交锋。本以为今赛季也是如往常一样,却没想到,嘉世公布出了一个震惊全市的消息——叶秋正式退出雀坛!

这可真是一石惊起千层浪,让人不得不感概。G市虽是全民麻将潮,但真正带动起这一个棋牌盛世的却是叶秋,他的退役让不少人都措手不及。这夜注定不平静。

tbc.